首页 > 知产案例 > 精选案例 > 正文阅览
标亮 聚焦命中
转第
下载 收藏 打印 转发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诉广东对外艺术交流中心等表演权侵权纠纷案

  • 案由: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 文书类型: 判决书
  • 审结日期:2006.09.19
  • 审理法院: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 案件字号:( 2006)天法民三知初字第10号
  • 审理程序: 一审
  • 主题分类: 音乐作品
  • 代理律师/律所:刘孟斌,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丘萃荣,广东海印律师事务所,陈翌莎,广东信良兆诚律师事务所
  • 权责关键词: 委托代理 合同 过错 当事人的陈述 反证 证据不足 关联性 合法性 质证
  • 核心术语:著作权,集体组织,授权管理
  • 争议焦点:1.著作权人能否授权其他组织代为主张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
  • 案例要旨:《著作权法》第八条的规定,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可以授权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使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被授权后,可以以自己的名义为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主张权利,并可以作为当事人进行涉及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诉讼、仲裁活动。法律之所以做出上述规定,是为了便于权利人维护权利。因此,著作权人可以授权其他组织代为主张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诉广东对外艺术交流中心等表演权侵权纠纷案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06)天法民三知初字第10号

    原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南大街85号。
    法定代表人:王立平,该协会主席。
    委托代理人:刘孟斌、申曼莉,分别为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和该所工作人员。
    被告:广东对外艺术交流中心,住所地:广州市水荫四横路32号。
    法定代表人:匡志刚。
    委托代理人:丘萃荣、杜蕊蕊,分别为广东海印律师事务所律师和该所工作人员。
    被告:广州新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686号广东广播中心大楼九楼北面908室。
    法定代表人:邹建棵,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翌莎、王文佳,分别为广东信良兆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和该所工作人员。
    原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诉被告广东对外艺术交流中心(以下简称交流中心)、广州新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粲公司)表演权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5年12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5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委托代理人刘孟斌、申曼莉,被告交流中心的委托代理人丘萃荣、杜蕊蕊,被告新粲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翌莎、王文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诉称:原告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批准成立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依法代表音乐著作权人行使权利。2003年12月20日,主办单位交流中心、新粲公司联名在深圳体育场举办“Beyond超越Beyond2003深圳演唱会”,该演唱会演唱的《真的爱你》等34首歌曲中有20首是香港词曲作者协会享有表演权的作品。
    原告与香港词曲作者协会于1993年1月签订了《相互代表合同》,约定香港词曲作者协会授予原告在管辖区域内,依据法律享有对受保护的带词或者不带词的音乐作品进行所有公开表演的专有权利。基于该合同以及法律、法规的规定,两被告作为演出组织者,应当向原告支付使用上述20首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使用费。原告已多次向两被告交涉,但遭拒绝。据此,原告起诉要求判令两被告支付著作权使用费350,180元及赔偿原告为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5700元。
    原告就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如下证据:
    1.原告与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签订的《相互代表合同》一份;
    2.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与黄贯中等八名词曲作者签订的《让与契约》八份(附公证翻译文本);
    3.公开出版的音像制品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出版的《BEYOND超越BEYOND LIVE 03》、上海音像出版社出版的《BEYOND》、上海音像出版社出版的《BEYOND的精彩》、内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的《beyond的精彩LIVE&BASIC -l》《beyond的精彩LIVE&BASIC - 2》等CD实物;
    4.“Beyond超越Beyond 2003深圳演唱会”宣传海报和该演唱会门票(赠票);
    5.律师代理费、法人登记基本资料查询费、交通费发票。
    另外,原告就其主张的著作权使用费,明确其计算依据为:以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享有权利的歌曲作为计算单位,每一首歌曲为一完整版权,再根据该歌曲中词、曲作者的人数平均分配所占版权比例,以此为基础,根据涉案演唱会宣传资料及门票单价(原告主张均价253元)、深圳体育场座位数量(原告主张32,500个),得出总票房收入822. 25万元,再根据惯例,以总票房收入的2.5010即205,600元作为著作权使用费,涉案演唱会演唱的歌曲共28首,每首歌曲的著作权使用费计为7340元,而涉案歌曲为20首,词、曲作者部分属于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签约会员,经按比例分配版权后,得出著作权使用费为70,036元,由于涉案演唱会未经原告许可演唱了上述歌曲,应按5倍计费,故得出350,180元。至于合理支出,则包括了律师费5000元,法人基本资料查询费420元、交通费60元(未含后续部分)。
    被告交流中心辩称:我中心作为上述演唱会的组织者,是应该向原告支付著作权使用费,但原告要求的费用过高,计算方法也不合理。另外,原告主张的合理支出没有法律依据。由于目前该类费用的支付并没有具体的标准,应当参考同地区、同时间段、相同规模的演出实际已支付音乐作品著作权使用费的标准来确定本案的计费数额,也要考虑我中心的支付能力和组织这次演出的收益。我中心是事业单位,在该次演出中只是履行审批手续,仅是收取管理费,原告要求我中心支付高额费用是不合理的。
    被告交流中心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如下证据:
    1.某公司于2005年10月向原告递交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作品使用申请表》(现场表演)一份,主要内容为:节目名称《超级女声广州演唱会》,演出地点广州天河体育场,座位20,000个,平均票价100元,演出曲目20余首,该表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填写”栏内填写的内容为年度使用费50,000元;
    2.原告于2005年7月14日开具的《北京市服务业、娱乐业、文化体育业专用发票》及临时收据各一份,载明“容祖儿05深圳演唱会”著作权使用费5000元。
    被告新燊公司辩称:原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侵权行为的发生及结果,演唱会海报只是用于宣传,其所记载的曲目也只是一种宣传手段,在事隔两年后,原告并无任何实质证据证明该演唱会实际演唱了什么歌曲,仅凭宣传海报不足以证明本案所争议的侵权行为;我公司的经营范围仅是演艺策划,并无演唱会组织者的主体资格,有关责任应由组织者的被告交流中心承担;原告提出的赔偿额也没有依据,也无证据证明其受到损失,我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新燊公司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如下证据:
    1.广东省文化厅于2003年9月16日发出的粤文外[2003] 544号《关于同意邀请香港BEYOND乐队来粤演出的批复》;
    2.被告交流中心于2003年9月27日发出的《委托书》。
    经庭审质证,被告交流中心及新燊公司对原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被告交流中心认为原告举证3(音像制品实物)不能证明涉案侵权事实,被告新粲公司则认为原告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所主张的侵权事实。原告对被告交流中心所举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有关收费与本案不具有可比性,因而与本案无关。原告对被告新粲公司所举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被告交流中心和新粲公司均对对方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
    本院认证意见为: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没有异议,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但交流中心举证中涉及的《超级女声广州演唱会》与涉案演唱会无论从举办时间还是举办地点都不同,两者不具有可比性,而《北京市服务业、娱乐业、文化体育业专用发票》及临时收据仅反映了“容祖儿05深圳演唱会”著作权使用费情况及收费时间,并不能证明该演唱会的规模、演出的时间与涉案演唱会具有可比性。因此,不能从交流中心所举证据中得出原告就涉案演唱会的著作权使用费亦应采用同一收费金额的结论,该组证据仅能作为确定有关使用费的参考因素之一。原告提交的音像制品实物,其彩封及内页标注有相关歌曲的词、曲作者名字,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作为认定涉案音乐作品著作权人的证据,因而与本案具有关联性。
    综合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举证、质证意见及本院的认证意见,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
    2003年9月,原告与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签订了《相互代表合同》一份,主要内容为原告与该协会互相授权对方在中国大陆、香港地区就

......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是全国目前数据丰富、功能强、更新快、用户多的综合法律信息平台。知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引用时应与正式文本核对。